w66车迷记录:战“疫”一线 那些滚烫的话语

编者按:时代的一粒灰,w66车迷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可总有一群普通人,用生命为我们挡住了一座座大山。这些人,是医护人员、公安民警、卫生防疫人员、基层干部……是不辱使命、挺身而出的共产党员。这些人,是妻子、丈夫、父母、儿女……是不计报酬、无论生死的钢铁战士。一句“我是党员,我先上”不知暖了多少人的心。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即日起陆续整理出这些滚烫的话语,记录下一个个普通共产党员的忠贞和承诺,为打赢战“疫”阻击战鼓劲加油!

“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的病人。”

湖北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张定宇三年前已患有渐冻症,半月前爱人也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却率领全院240名党员冲锋在前,日夜扑在一线。他说:“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跑赢时间,把重要的事情做完;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的病人。”

“我不冲谁冲,我不带头谁带头?”

作为一名有着30年党龄的老党员,算上这次,这是彭志勇17年来第三次冲锋在防疫救治的最前线。17年前的SARS疫情暴发时,彭志勇参与会诊、抢救多位重症患者;2016年禽流感暴发时,他也主动请缨,在前线负责重症患者的抢救工作。如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暴发,他带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ICU团队,再次冲锋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

“我是一名老党员,又是科室主任,我不冲谁冲,我不带头谁带头?”彭志勇说得很平静。为身先士卒,他把ICU当成第二个家,几乎24小时都在科室,累了就在办公室沙发上靠一会。

“我是党员,危急时刻我不上谁上?”

32岁的胡龙霞是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肿瘤中心的护士,她被抽调增援金银潭医院。这是武汉市最大的传染病专科医院,收治了大批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我是党员,危急时刻我不上谁上?”那次抽调,肿瘤中心只需要派一名护士,但胡龙霞觉得自己责无旁贷。

在重症病区,胡龙霞的许多操作都是有创的,但她依然平安无事,CT结果正常,前几日病毒核酸检测也是阴性。1月30日,新的同事接棒,胡龙霞开始到酒店隔离观察。回顾这些天在抗疫一线的经历,她说:“我只是做了一名党员、一名医护工作者应该做的事,在这次抗击疫情的战线上,我只是一名小兵,很多同行付出的远远比我多……”

“特别是在这个时期,党员更应冲在前面。”

中南医院急救中心护士郭琴因连续多日救护照顾重症患者,不幸被感染。经过隔离救治,连续两次核酸检测阴性,并经过专家评估身体状况良好,郭琴顺利康复。不顾家人和同事的劝阻,1月28日早上,郭琴回到了自己的岗位。返岗第一天,她就工作了10个小时。郭琴说:“我是党员,要起到先锋模范带头作用,特别是在这个时期,党员更应冲在前面。”

“疫情不退,我们不退!”

按上级党委的统一部署,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梅里斯达斡尔族区梅里斯村党支部书记朱立君带领村党支部迅速上岗。

“我是村里老党员,这个时候我得发挥作用。”朱立君年迈的父亲在疫情发生后也投身到这场“战斗”中。朱立君还要求护理专业刚毕业的儿子也回到村里,运用学到的医学专业知识,挨家挨户排查测量体温,祖孙三代结伴同行奋战在一线。朱立君说:“只要疫情还在持续,我就将继续坚守岗位,做好本职工作,必须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疫情不退,我们不退!”

“我是一名党员,关键时刻就要冲锋在前!”

湖北武汉市江岸区一居民带着肺部感染且高烧达39.5度的妻子到社区寻求帮助,社区书记夏志刚在了解到120救护车因繁忙无法及时到达时,冒着被感染的风险,穿上简易防护服,骑上电动车载着病人奔向最近的医院。当问及为什么会有这种勇气时,他的回答是:“我是一名党员,关键时刻就要冲锋在前!”

“我有弟弟,有儿子,无后顾之忧。”

这是河北邢台市人民医院新冠肺炎重症救治小组临时党支部组织委员张延威的请战书,他说:“我请战理由有三:我在急诊工作10余年,多次参加省、市传染病拉练,具备突发事件处置能力;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就该冲锋在前;我有弟弟,有儿子,无后顾之忧。”

“冷,但我的心里是热的。”

安小伟是北京市门头沟区地震局派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武川县的挂职扶贫干部。1月15日他返京休假。疫情防控工作开始后,他立即向单位领导主动请战,要求到第一线参与疫情防控工作。2月5日,一场降雪使气温陡然下降了许多。寒夜中,安小伟与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坚守在城子街道西宁路社区路口。“冷吗?”“冷,但我的心里是热的。对党员干部来说,带头向前全面防控疫情就是我的责任。”安小伟说。

“现在就是我们兑现入党誓词的时候了,我们有信心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孩子刚刚2岁的姜华是来自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呼吸科的文职医生。接到驰援武汉的命令后,她义无反顾主动请缨:“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呼吸专科医生。作为一名青年党员,我必须率先顶上。”

34岁的曾华,是空军军医大学986医院的文职人员,也是一名护士长。除了负责重症患者的抢救、病房输液、监测和录入生命体征、给患者领饭发饭等工作外,她还负责其所在组医护人员体温监测登记工作。“现在就是我们兑现入党誓词的时候了,我们有信心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她说。

“虽然我很想在节日里给家人做顿饭,但工作岗位更需要我!”

大年初一一早,吉林省长春市二道区荣光街道的党员就忙了起来。作为街道消杀组的组长,党员宋阳早早地带领消杀组挨个楼道喷洒消毒水;吉通社区党员楼栋长王世金戴着口罩、手套和测温枪,和社区网格员挨家挨户贴防疫传单;宏盛社区党委书记张秋莲忙着对几位外地游客跟踪监测……党员兰莉负责全街道数据统计上报工作,外表柔弱的她话语坚定:“虽然我很想在节日里给家人做顿饭,但工作岗位更需要我!”

“我要去!医院需要我!”

“我要去!医院需要我!”1月26日,大年初二的晚上,4处骨折在家休养两个月的湖北恩施市崔家坝镇卫生院副院长李泽华,再也坐不住了:“我既是一名医生,也是一名党员,关键时刻,我必须冲在第一线。”

初三一大早,李泽华拆下牵引,穿上白大褂,拄着拐杖,就开始在卫生院忙着抗疫工作。白天,到各村卫生室指导消杀、预检工作;晚上,到各个分诊点分析核对数据,他时常深夜一两点才能休息。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出现在各个地方,紧张工作之余,同事们打趣他是“跛脚指挥”。

我是老党员,要用医术发挥余热。”

湖南湘阴县古稀村医杨寿松背上小木药箱,骑着摩托车,对14名湖北返乡人员及家人进行医学观察,这已成为他每天雷打不动必须完成的工作。家人看他年纪大了,怕他被感染,杨寿松却说:“我是老党员,要用医术发挥余热。”

“我是党员,我必须站在那儿!”

“爸,原谅儿子的不孝吧!我是队长,又是党员,疫情凶猛,我必须站在那儿呀!”郑牧牧长跪在父亲灵前,任热泪奔涌。

1月27日,正月初三,下午15时许,已经连续在沪陕高速羊山新区站疫情防控卡点上值守了三天,正在引导下站车辆排队接受检测的郑牧牧,突然接到家人电话:父亲突发脑梗塞,已被紧急送往医院。放下电话,看着高速出口处车辆排起的长龙,郑牧牧一声没吭,强忍心中的悲痛,继续指挥引导车辆和人员,直到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出站车流量渐渐变少,轮岗人员到位后,他才急匆匆离去。

“最让我骄傲的就是,我的家人们都支持我的决定!”

“领导,我申请调回中队参加一线防疫工作。”老党员金永春说。

曾任丽水高速路政大队中队长的金永春,是一名多年在外挂职的队员,疫情当前,他主动请缨申请调回中队参与一线防疫工作。体温监测、疏导车流、一忙就到了后半夜。在凌晨三点、气温零下六度的高速路口,队友忍不住问金永春,“非要把自己搞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你老婆不怪你吗?”金永春紧绷的表情中流露出了笑容,“最让我骄傲的就是,我的家人们都支持我的决定!”

“党员冲锋在一线,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光荣。”

“党员冲锋在一线,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光荣,疫情不减,我们不退。”在山东郯城县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服务点,党员徐东升介绍,一线医护人员24小时坚守战“疫”一线,十天没回过家,有的女同志想孩子了,就趁吃饭的时间和孩子视频聊天,逗逗孩子。孩子们总是问她们什么时间回家,她们哄着说,等你睡了我就回家,转过头去又擦掉泪水。所有人都在坚守,困了、累了,就蜷曲身子休息一会儿,醒来继续投入一线。

“这点痛算什么?忍忍就过去了。”

疫情暴发后,浙江缙云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教导员朱伟忠带队坚守缙云西站执勤点,每天一站就是6个小时。朱伟忠身患痛风,脚肿得连穿鞋都费劲,走路困难,但他隐瞒了病情,连续几日坚守岗位。

2月2日下午,执勤结束与同事交接班后,疼痛难忍的他一声不响地坐在角落,脱下皮鞋揉脚。“看到他偷偷在一边揉脚,我才知道他的脚肿得这么厉害。要不是我问起来,他可能会一直瞒着大家。”与朱伟忠分到同一组执勤的黄广标心疼地说。朱伟忠却说:“现在是特殊时期,每个人都不容易,我是党员,这种时候更要带头上。这点痛算什么?忍忍就过去了。”

“我未婚,没有牵挂,我去武汉!”

“我未婚,没有牵挂,我去武汉!”24岁的安徽医科大学一附院护士潘海燕两次写下申请书,要求支援武汉。“我报名!”“报名+1!”“还有我!”……一封封来自中国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的“请战书”,在网上流传开来。1月27日夜,安徽首批援鄂医疗队队员开赴武汉前线。

“我们都是党员,喊到就必须上。”

“我们都是党员,喊到就必须上。”从除夕到今天,重庆巴南区龙洲湾街道龙苑社区杨帆一家3名党员一直奋战在疫情防控基层一线。“相比一线的医务人员,我们这点辛苦不算什么。”杨帆说,“市里提出要更严更实更细更快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基层党员得把社区这块阵地守住,我们‘动起来’,群众才能安心地‘静下来’。”

“党员带头,这是本分。”

“我是党员,让我来!”2月5日,北京平谷区疾控中心微生物实验室接到十多份待排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样本检测任务。每一批次检测,即使是严格按照生物安全防护指南来做,仍然会有风险。有着20年党龄的微生物检验科科长常建华总是把高风险的检测环节留给自己,保证其他科室人员相对安全。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应该带头,这是本分,这个时候不上什么时候上?只要我们万众一心,就一定能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常建华说。

“疫情阻击战中,我是名战士!”

1月22日,上级命令中心指派一名病原检测专家赴武汉执行任务,中部战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组组长史孟婧第一时间递交了请战书,并摁下了红手印。请战书里,她这样写道:“在传播途径和病毒毒力还未掌握清楚前,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流程复杂、专业性强、危险系数高,我是军人,也是党员,应该带头去疫情严重的一线工作。疫情阻击战中,我是名战士!”单位党委综合考虑后,将她留在了风险更大的实验室岗位上。

“我是党员、是医生、是顾问,无论哪个身份,在这个非常时期,我都没有理由退缩。”

1月20日,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被确定为陕西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省级定点医院后,杨德昌主动请缨,要求参与抗击疫情的工作。“我是党员、是医生、是顾问,无论哪个身份,在这个非常时期,我都没有理由退缩,也不能去颐养天年。只要我的腿还走得动、眼睛还看得见、脑子还转得了,我就要用所掌握的学术知识服务社会、造福患者。一线的工作暂缓时,就要把心思用在幕后的研究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早日战胜疫情。”从抗击非典到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杨德昌始终坚守着他的初心。

“我的病人需要我”

参与非典救治17年后,53岁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ICU主任彭志勇再次站在了防疫救治最前线。他把ICU当成了第二个家。为了尽可能地处理更多的临床工作,他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几乎24小时都在科室,累了就在办公室沙发上靠一会儿。 “我的病人需要我,我在,他们更能放心。一名30年党龄的老党员理应吃苦在前,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彭志勇说。

“当然能,我是共产党员!”

1月5日晚10点30分,武汉市第一医院呼吸与危急重症科医生黄小龙接到医院领导电话,“不明原因肺炎疫情需要你马上支援金银潭医院!你能不能上?”“当然能,我是共产党员!”黄小龙没有犹豫。此后,黄小龙连续在抗疫一线奋战了30多天。

2月1日该院将组建雷神山医疗队。黄小龙提出了加入雷神山医疗队的要求:“我是呼吸科大夫,有病毒性肺炎诊治经验,去过金银潭医院,善于消毒隔离及医护人员的自我防护,是合适的人选。我还是党员,理应去最困难的地方。”就这样,一个月内,黄小龙以共产党员的身份获得了两次“特殊待遇”。

“不要嫌我老, 我愿把生命留给患者”

“如果咱医院组织救援队,我要参加,无论奔赴哪里,无论生死,我都要参加,因为肩上有责任,心底有使命,因为我是中国医生。不要嫌我老,我愿把生命留给患者,留给年轻的同行们。”1月29日,面对严峻的疫情形势,76岁高龄、退休20年的佳县人民医院老党员路生梅,毅然向她所在党支部递交了一份“请战书”,要求驰援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一线。

“本来处处是战场”

长驻急诊留观室,意味着接触高危病人的概率远比在普通门诊大得多。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科室党支部书记的张旃却说:“病毒来了,既来之则战之。”写下请战书之时,张旃特别注明,此事没有告知自己的丈夫——同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工作、担任神经外I科副主任的李明昌教授。

“此事我没有告知明昌,个人觉得不需要告诉,本来处处都是战场!”得知妻子决定,李明昌先问了4个字“想好了没?”得到肯定的回复后,他又说了4个字:我支持你。

“身为一名党员,我不能走!”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江苏宿迁市宿豫区侍岭镇城管环卫服务中心主任唐加月本应在杭州接受术后复查。57岁的他曾患有甲状腺恶性肿瘤,术后需要每两个月复查一次。疫情发生后,他撕掉假条:“疫情当前,身为一名党员,我不能走!”村里3个卡口,唐加月主动选了最累的一个——来侍路。这条路是镇里通往外界的主干道,每日来往车辆2000多辆次。

“我不仅是父母的儿子,还是一名共产党员”

张和平是柳河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圣水中队的一名民警,他的父亲在春节前突发心梗和心衰住进医院,兄弟姊妹5人不仅要轮流到医院看护父亲,还需要照顾卧床的母亲。张和平本来想着这个春节假期可以多照顾照顾父亲,可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他的计划。

“单位需要我,国家需要我的时候,我不仅是父母的儿子,还是一名共产党员、一名交警。在这个时候,我必须要坚守工作岗位。”张和平坚定地说。他向同事隐瞒了父亲的病情,一天两班倒,坚持上道执勤。

“我们要拿出90后党员的担当来”

1月30日深夜11时50分,王嘉铭才吃晚饭,从下午1点走进黄冈南湖隔离点,他和同事已近10个小时不吃不喝。输液、换药、雾化、送饭……每天像个陀螺转个不停。“在疫情面前,我们要拿出90后党员的担当来。”今年28岁的王嘉铭是株洲市中心医院的护士,已经有7年党龄。得知湖南要组织医疗队支援湖北时,正在值班的他第一个报了名。“无论多苦多累,我都会坚持到疫情阻击战的最后一刻。”他坚定地说。

“我是一名党员,坚决听从组织安排。”

“我是一名党员,坚决听从组织安排。”湖北武汉市经信局干部邱国伟接到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指挥部的抽调通知时,他来不及多想,迅速收拾好行囊按时报到。而此刻,他的妻子一直坚守在医院临床工作岗位上,无法回家。10岁的儿子一个人在家怎么办?面对单位领导同事的关心,他在工作群中回复:“感谢大家的关心,儿子已长大,问题很快就能解决了,我的这点小事请淡忘!”

“关键时候,我就应该上。”

海河医院心脏内科副护士长刘春荣,是临时党支部的组织委员,担任护理应急二队队长。“80后”的刘春荣是医院护理队伍中经验丰富、技术精湛的“老同志”,曾获得市级青年服务之星称号。同事们都知道刘春荣患有高血压,不久前还突发心绞痛。此次任务,刘春荣不顾大家劝阻,义无反顾地进入“红区”,她说:“论身份,我是党员;论业务,我比别人更有经验。关键时候,我就应该上。”同事们发现,刘春荣的行装与众不同,除了生活用品外还带了一大兜自备药。至今,刘春荣已经在一线奋战十多天。

“疫情当前,这是我的职责。”

1月27日,在江苏省常州市钟楼区邹区镇卫生院,马卫芬带班值班。当晚8点多,父亲打电话来说母亲突然病重已陷入昏迷,让她立即回家。可此时,她接到常州市疾控中心电话通知,邹区镇辖区发现2名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需要立即派人排查,并紧急转至隔离医院。她含着眼泪坚守岗位,拜托丈夫在母亲床前尽孝。得知马卫芬家里的困难,同事们纷纷要求替换值班,她却说,“最近特殊时期,大家都很忙。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也是一名共产党员。疫情当前,这是我的职责。”

“怕吗?我也怕。上吗?必须上!”

1月27日,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刘俊顾不上黏她的6岁女儿,毅然踏上驰援湖北的列车,奔赴前线。“怕吗?我也怕。上吗?必须上!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更是一名重症医学科人,祖国有需要,我们必须随时上战场。”1月26日晚,刘俊做通女儿“思想工作”后,在社交平台写下感言。

“有任务您优先考虑我!”

“我是呼吸科护士!又去过非典病房!家庭没有负担!有任务您优先考虑我!”这是普仁医院内科护士长、共产党员邵小燕的一条“请战”微信。邵小燕所在的普仁医院是北京市东城区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的定点医疗机构,和她一样主动请缨的医务人员,有很多是经历过“非典”考验的老战士。

“党员不松劲儿,群众才更有信心。”

王永琴是重庆北碚区北温泉街道作孚路社区党委书记,刚刚做过胃部手术,现在她每餐只能喝一碗粥。因为疫情的发展,所有社区工作人员取消休假。家人非常担心:“你的胃没好,能不能请假?”“我是党员,还是社区书记,关键时刻决不能请假。”王永琴态度坚决。

“挨家挨户上门,拉网式检查登记。第一次人不在,再去两趟,还不在,门上贴上温馨提示。”王永琴带着社区干部包片分工,自己先领了1000户左右的摸排任务。王永琴说,“党员不松劲儿,群众才更有信心。”

“当干部能退休,共产党员没有退休期。”

1月28日下午,江苏南通市第二人民医院离退休支部书记、脑外科原主任吴坚匆匆赶到陈桥收费站,与同事一起进行疫情防控排查。吴坚今年65岁,从前一天晚上5点起,在收费站守了8个小时,他说,“当干部能退休,共产党员没有退休期。医院一线医护人员现在都特别忙,关键时刻,我也要冲出来!”

“分配我干什么都可以,一定完成任务。”

老人叫张景道,已86岁高龄,是黑龙江大庆市第二医院退休的主任医师。他带着证书前来,请求冲上一线参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战斗。老人在手写的“请战书”里道出心声:“全国人民众志成城为战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而战斗,我的同行(医务工作者)日夜奋战在医疗前线,我实在坐不住了。我在岗43年,基本是在防疫战线度过的,为此我向领导请求参加战斗,分配我干什么都可以,我以一名老党员(的身份)向组织保证,一定完成任务。”

综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人民网、新华网、旗帜网、法制日报、中国妇女报、北京日报、天津日报、河北日报、吉林日报、黑龙江日报、解放日报、新华日报、安徽日报、湖南日报、陕西日报等

(责编:乔业琼、闫妍)

(责编:何淼、孝金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globalspindjexpo.com